阜興集團實際控制人失聯 百億金融帝國面臨失控


昨天下午4點,點金新聞小編在上海企業天地3號樓(無限極大廈)26層、27層為阜興集團、郁泰投資原辦公地址,確認現已騰空。

“投資合法備案的私募基金也會跑路,真的不知道還能投什么了。”一位投資者對點金新聞說。 隨著上海阜興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阜興集團”)實際控制人朱一棟的失聯,百億規模級別的阜興集團或將失控,數千名投資者正寢食難安。而與近期頻發的理財平臺跑路事件最大的不同在于,此次爆發的風險來源于備案的私募基金。

據點金新聞了解,阜興集團主要控制著上海西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有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而這3家公司旗下目前仍在運作中的私募基金就多達上百只。阜興集團旗下目前的私募基金存續規模或達270億元。不過,存續的基金產品中有多少存在風險,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百億級集團掌門人失聯

官網信息顯示,阜興集團是一家集商業地產、資產管理、金融、稀有金屬、健康醫療、貿易和文化傳媒等產業于一體的大型民營集團,下屬分(子)公司近 100 家,員工3800人。業務范圍以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寧波、杭州、青島、長春為核心,輻射華北、華東、華南、東北、深港區域。2017年集團資產管理總額超過 350 億元,貿易總額突破 300 億元。今年5月底,該公司名稱由原“上海阜興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變更為“上海阜興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而隨著朱一棟的失聯,這樣一家“龐然大物”般的公司已然陷入停擺。公開報道顯示,朱一棟1982年出生于江蘇鹽城阜寧,2005年畢業于加拿大約克大學。2005年8月回國創辦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年中被風投機構收購。2009年,朱一棟回到阜寧稀土工廠,收購深圳股東及蘇州股東的全部股權,帶領阜寧稀土從合伙制走向家族企業。短短幾年時間其迅速成為“阜寧首富”,坊間傳言稱,其出手闊綽,曾購入天價4700萬的阿斯頓馬丁one77作為其座駕。關于朱一棟的去向,目前在投資者群體中流傳的主要有兩種版本。其一,為朱一棟已經身在加拿大;其二是朱一棟已被警方控制。6月26日,朱一棟發布了失聯之際的最后一條微博稱,“到底有多少人到現在還是不明白,人和人之間想要保持長久舒適的關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壓迫、捆綁、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動。”此后一周銷聲匿跡。

而蹊蹺的是,7月4日上午朱一棟再度更新了微博,其分享了兩則時長略超2分鐘的視頻,不過內容與阜興集團當前所面臨的狀況并無關聯。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則視頻的發布時間均為上午9點27分。朱一棟是否已經離境還有待權威消息確認。而一位投資者提供的拍有其身份證和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的照片顯示,朱一棟或有“兩個身份”。除了顯示為朱一棟的身份證外,其還有一張登記姓名為“朱翌坤”的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該通行證的證件號碼為H開頭,代表著其還擁有香港居民身份。兩張證件出生日期不同,港澳通行證顯示的有效日期為,該證件應該在2013年1月就已辦理。

風險或接踵而至

阜興集團主要關聯著上海西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備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除了“人去樓空”的意隆財富,目前西尚投資和郁泰投資官網披露的電話也已無法接通。點金新聞小編查詢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網站披露的信息發現,上述3家公司共發行了上百只私募基金產品,涉及約50個項目。涉及的托管人共包括平安銀行、光大銀行、上海銀行、國信證券、招商銀行、恒豐銀行、浦發銀行、浙商銀行等近10家金融機構。

其中,西尚投資旗下共有57只私募基金,其中3只運作狀態顯示為提前清算,1只顯示為正常清算,53只顯示正在運作中。意隆財富共有21只基金,其中5只顯示正常清算狀態,其余16只則為正在運作狀態。郁泰投資共有79只私募基金,其中1只為延期清算狀態,11只為提前清算狀態,23只為正常清算狀態,其余44只處于正常運作狀態。不過,上述基金產品中有多少存在風險,目前仍有待調查。公示信息中的一個細節是,管理著超過50只基金的西尚投資僅有10名員工。

7月1日,意隆財富微信公眾號發布一則公告,公告顯示意隆財富管理的“意隆-稀土產業并購基金五期”約定于2018年7月2日(T+10個工作日)分配的產品投資收益(含本金及利潤)將延期支付。這是意隆財富繼阜興集團實控人朱一棟失聯后,首次公開發布宣稱基金收益延期兌付的公告。按照基金交易文件約定,該基金投資標的的付款義務人應于今年6月16日(T日)之前履行款項支付義務,用于本基金向投資人進行投資收益分配,但截至公告當日付款義務人尚未按時支付應付款項。

然而,阜興集團旗下已到期而未能兌付的產品目前或并非僅此一例。7月4日,有投資者在一個維權群中稱,其投資的“郁泰康泰三號醫療產業基金”已于6月15日到期,但至今未能兌付。小編查詢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信息顯示,該只基金的托管人為平安銀行,目前狀態仍為正在運作。此外,還有投資者稱,6月23日、6月26日均有基金到期,10個工作日兌付的最后約定期限將在近幾日到來,但能否兌現仍然存疑。

錯失退路的投資者

據投資者稱,此次事件涉及的投資者有近8000人,而由于私募基金百萬起投的門檻,不少投資者可謂是傾盡了舉家之力,同時有部分投資者的投資數額高達兩三千萬元。小編看到的一份西尚投資管理的“贏信財富廣場私募基金二期”2018年一季度管理報告顯示,該只基金從69名投資者處共募集資金1.8億元。日前,有部分阜興集團的員工仍在配合投資者一同積極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并尋求證實已投資基金項目的真實性。

據投資者從中國基金業協會獲得的消息稱,“阜興事件是私募基金首例,他們也很震驚,6月27日知道事件發生后,中基協曾第一時間聯系3家阜興旗下公司(西尚投資、郁泰投資、意隆財富)管理人法人,但是都未取得有效聯絡。”消息還稱,證監會與基金業協會的工作人員已奔赴上海,與地方證監、公安、銀監部門協同調查。由于阜興旗下所有產品都是備案產品,屬于合法合規的私募基金,結論有待進一步調查,不排除有備案材料作假嫌疑。一份錄音文件顯示,部分阜興集團員工與投資者組成的團體7月2日還走訪了朱一棟的老家江蘇省阜寧縣,當地政府的一位官員向他們透露,朱一棟父親朱冠成已在上海與警方進行對接。

阜興集團的危機或許早有征兆。今年1月29日,央視曾以“神秘賬戶操縱股價”為題曝光朱一棟操縱其父朱冠成控制的大連電瓷股價,非法獲利超6億元,遭到證監會處罰。此事曝光后曾引發部分投資者警覺。

一位供職于某中央部委直屬單位的投資者張陽(化名)稱,1月30日其就操縱股價事件曾與其客戶經理進行溝通。據張陽提供的聊天記錄顯示,其客戶經理以“做大了,同行眼紅”、“有人想搞點錢”等理由對其進行了安撫。張陽所在的由親友、同事組成的小團體,購買了阜興集團旗下的基金產品共計超過4000萬元。據了解,在律師的建議下,目前不少投資者正以同一基金項目為單位匯集,希望能聚集占三分之二基金份額的投資人進行投票表決,以更換基金管理人。大大小小的維權群已有數十個。

根據最新的消息顯示,7月4日下午,一位意隆財富的投資人前往上海黃浦分局報案時獲悉,目前警方尚未就此立案。據該位投資人提供的錄音文件顯示,警方稱,因為意隆財富有基金牌照,到現在所做的事情是法律法規所允許的,目前公安機關正在進一步核實其是否有違法犯罪行為,后續會根據調查結果做出是否立案的決定。


(作者:森林精靈)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湖北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