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求募資,LP說沒錢,市場化母基金募資究竟有多難?

自從2017年年底國內VC/PE行業開始出現“募資難”現象后,近兩年,這一現象非但沒有削弱的跡象,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作為市場上諸多GP的募資渠道之一,國內的母基金行業在前些年迎來了蓬勃發展。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國內母基金數量僅90支,但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已經達到2425支,披露管理規模為8800億元人民幣。

但如果仔細分析當中的發展情況,不難發現,前些年的母基金行業的“大躍進”,更多依賴的是政府引導基金的發展,而市場化母基金則仍處于規模相對較小、發展較為遲緩的狀況。根據母基金行業研究機構統計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市場化母基金僅82支,占比不足4%。

事實上,在業內人士看來,“募資難”長久發生在市場化母基金身上。近些年行業整體遇冷,更是讓原本就已經募資難的市場化母基金,遭到近乎毀滅性的打擊。

“募資難”原因何在?

在今年的一次論壇活動上,現場匯聚了不少市場化母基金和創投機構的代表。在論壇的休息期間,一名小型GP的PR找到記者,希望記者能夠幫忙牽線熟悉的市場化母基金,談談他們募資的事情。

但在記者給雙方牽線,并且為某市場化母基金的合伙人介紹了GP的來意后,該合伙人尷尬地笑了笑,說會后再聊。在GP離開后,該合伙人私底下告訴記者,不是他們不想投這個GP,實在是因為“囊中羞澀”,他們自己也“沒錢了”。

這樣的場景從去年開始,記者就從同行和創投機構的口中聽過不少個。對于市場化母基金究竟賬戶上還有多少錢,在行業整體不公開透明的情況下,我們難以知悉。但有一個很明顯的情況是,不少市場化母基金在投資GP上,節奏確實謹慎了很多。

“從2018年開始到今年,我們的節奏變緩慢了,這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資管新規,不僅影響了我們GP的募資,對我們市場化母基金的影響也非常大。”日前,北京某市場化母基金合伙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他提到,這個現象從2017年年底就開始出現,直至目前,整個市場的資金面相對較緊,在資管新規出臺后,以銀行為主要資金來源的一些市場化母基金更是“直接斷糧”了。“上市公司和高凈值客戶的資金近兩年也變得偏緊,以前我們的金主甚至有跑來跟我們借錢的,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市場化母基金要募資的難度就更大了。”

麥星投資合伙人田子睿表示,很多市場化母基金背后大都有理財出資,受到資管新規的連帶影響,存在自身募資不足的情況。作為高凈值客戶的代表,私人銀行客戶主要遇到的問題是信心下挫。第一,二級市場下降,大多數私人銀行高凈值客戶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都會配資,如果二級市場賠錢,客戶就會下降其配置風險。據調查發現,今年高凈值客戶對于私募基金配置的比例同比下降了5%。

第二,歷史教訓打擊信心。2009年創業板開板后,之后幾年大量人民幣基金新設,這部分基金可能讓客戶賠了錢,這也打擊了部分高凈值客戶的出資信心。

前海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首席執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靳海濤日前在第十三屆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上直言,市場化母基金的募資比直投基金更難,這是中國母基金發展路上正在面臨的一個困難。

事實上,在業界看來,市場化母基金的募資難是一個全球性難題。首先,美元母基金募資難,在于歐美地區投資私募基金的投資者以大型機構為主,其自身專業化水平以ing相當高,不需要中間再多一層母基金來幫助篩選判斷,這些投資者認為不必多交這一層費用。

而在國內,很多投資者LP機構化程度偏低,且接觸VC/PE行業時間短,認為“投資就是選GP團隊跟他們聊一聊,自己也能做”,甚至“最好不是讓我投一個團隊,而是干脆把項目拿過來我們直接投”。

“對于廣大的投資人說,我看項目看不了,我看基金還看不了?其實看基金也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事。第二,可能會涉及到母基金的雙重收費,這兩個原因導致了募母基金比募直投基金更難。”靳海濤說,沒有母基金作為中國VC/PE的主要投資人力量,這個行業的發展就會遇到更大的困難和問題,很難持續發展。

市場化母基金的求生之道

如何去破除國內市場化母基金的募資難題?在業界看來,拓寬募資渠道,加入更多長期LP,是當前比較可行的一個方法。

硅谷銀行資本董事總經理余躍以美元母基金和人民幣母基金做了一個對比,其最主要、最大的差別就是背后的投資人結構。在美國,大部分美元母基金的出資人,集中在養老金、大學捐贈機構還有保險機構,對他們來說,母基金是一個資產的配置,而是一個風險相對比較分散、并且可以追求一定超額回報的資產配置。與此同時,這還是一個長線投資,一般期限都在15年以上,出資人的耐心度也非常高。

但在中國,人民幣母基金的出資人主要以政府、上市公司和金融機構為主,這意味著這些出資人投資母基金不是簡單的資產配置,更多的是資產覆蓋,通過母基金的方式觸達更多的好項目,形成更好的一些產業。而金融機構的主要訴求則體現在對回報的追求上,與美元的出資人相比,國內的出資人耐心度相對較低,期限也更短一些,一般存續期在7-10年左右。

靳海濤也認為,中國將來母基金的資金來源,應該是保險機構和大型的資本集團。他介紹說,目前前海母基金的LP已經有十家保險公司,在他看來,保險資本是最合適投資這個行業的,不管是母基金,還是VC/PE基金。“保險公司的錢源源不斷,他們對收益的要求不是特別高,但是要求穩定,這也包括養老金。一些大資本集團參與母基金,可以直接入股母基金,也可以采用Co-GP的方式來發起設立市場化運作的母基金。”靳海濤說。

與此同時,靳海濤還建議要打通渠道。他認為,目前行業募資非常困難,很多地方都限制給創投行業出錢。但中國改革開放這么多年,積累了大量的社會財富,這些財富找不到投資出路,才會發生被非法集資者騙錢的現象。他提出,母基金是一條正規的投資出路,尤其是很多銀行的理財子公司應該有一定的錯配能力和理財能力,這些資金應該用于支持母基金,包括直接的“同股同權”和間接的“給LP配資”,這樣也更有助于將資金用于實體經濟的發展。

除了拓寬資金來源外,補充業務也成為大多數市場化母基金的“保命之道”。在業界人士看來,相比VC/PE基金,市場化母基金實際上存在“雙重分散”、“風險極低”的特點,并且專業化和系統性的投資能力相對更強,越來越多的市場化母基金也開始在參與“直投”,作為自己的業務補充。

上述市場化母基金合伙人表示,GP往往會有自己的專業行業和特定階段,例如集中在早期和中期投資;而母基金因為資金體量大,可以涉及到后期階段。基于此前雙方的合作而產生的一定的紐帶和信任關系,在項目下一輪融資的時候母基金可以繼續做后續的輔導和投資,這是加強GP和LP更好的合作模式,也是為了以后持續投這個GP打下好的基礎。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一線GP也開始步入母基金行業。包括紅杉資本、IDG資本、深創投等一線GP,近些年都在逐漸深入到母基金行業中。例如紅杉資本通過星界基金平臺涉足母基金領域,宜信財富聯手IDG資本發布FOF-宜信財富IDG天使投資母基金1號,以及深創投負責管理的深圳市政府引導母基金。更有意思的是,靳海濤所在的前海母基金,除了深創投是其唯一機構合伙人之外,紅杉的沈南鵬與IDG的熊曉鴿也位列前海母基金的五大聯合合伙人之中。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湖北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