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個車涉嫌欺詐 消費者準備集體訴訟要求“退一賠三”

7月15日,安徽的范慧(化名)向《中國消費者》爆料稱,其手上有多條關于彈個車涉嫌違法的證據,包括虛假宣傳、誘導消費、私自修改電子合同、先交首付再簽合同等等。范慧稱,這是“彈個車維權群”里近700名受害者總結的共性問題。目前,群主發起了百人維權訴訟活動,準備就彈個車涉嫌違法問題向杭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據范慧介紹,其于2018年7月在彈個車上購買了一款二手奔馳C200L,車輛總價是29萬元,首付41000元,月供3456元,結果滿一年后,從今年7月開始,月供就高達8666元,還款期限是三年。此時的范慧才發現,原本總價29萬元的這款車,按彈個車的規定,實際支付款價為39萬元。隨后范慧立即查看訂單信息,發現彈個車已私自修改訂單。當時辦理手續時,訂單信息顯示“先用一年”,現在變成了“先租一年”。

“從買車一下變成了租車”,范慧覺得自己受騙了。范慧表示,當初買車時,彈個車并沒有與其簽訂書面合同。更重要的是,銷售人員在整個推銷過程中也從來沒有提過合同一事。“只有交了首付款之后,彈個車才會生成一個電子合同。”讓范慧不明白的是,等其看到電子合同的時候,發現合同上面已經有了自己的電子簽章。而這個簽章是何時簽下的,范慧表示“有點懵”。

事后,范慧發現該車在其購買之前就出過兩次險,并且有事故記錄,而這些情況在買車時的過程中,彈個車的銷售人員并沒有履行任何告知義務。

更讓范慧生氣的是,當其向彈個車提出索要購車首付發票、月供發票和服務費發票時,工作人員首先是說開不了,然后又說可以開打碼發票,范慧表示不同意,工作人員又說開不了服務費發票,最后同意開首付發票和月供發票。范慧表示,時至今日,彈個車承諾開據的發票一張也還沒收到。

起初,范慧以為自己的上述遭遇只是個例,后來上網查看發現有很多很多人在彈個車都有類似購車經歷。為了討個說法,范慧果斷讓自己成為了“彈個車維權群”中的一員。

作為“彈個車維權群”的發起人,梁明(化名)的維權過程可謂一波三折。

2018年8月30日,重慶的梁明在彈個車上花了27.77萬元購買了一輛2012款奧迪A6舒適型車型,首付款給了3.45萬元,當時,彈個車也沒有出具發票。

2018年9月份,梁明提車時發現,合同上的公里數和實際車輛不同。“合同當時簽下的是40000公里,當拿到車才發現車輛里程表顯示48726公里,而平臺當時給予的回復稱因為上牌。”為此,梁明向彈個車平臺進行投訴。平臺提出給梁明增加補充協議的方式解決了這個問題。協議中寫到簽訂本協議后,協議中5.4條例作廢,按車輛實際里程為準。

梁明稱之所以會簽訂這份協議是因為,購買的車輛簽訂了租賃合同,而合同中說明車輛使用期間,每年的公里數不能超過2萬公里,超過此數將按3元一公里計費,所以還需要重新購買里程數。

2018年10月間,梁明將車輛送去保養的時候,意外發現自己購買的車輛與購買時合同內容不符,合同上寫的是舒適型,可自己這臺是配置低一級的標準型。于是便再次向彈個車平臺作出投訴,并要求平臺退一賠三,彈個車客服建議其與車商進行溝通,但梁明拒絕了,表示會走法律途徑。

更讓梁明愕然的是,通過鑒定,發現該車不僅僅是車型不符合,而且還是一臺事故車。鑒定的結果是,車子后梁動過,車尾是肇事后焊接上去的。但車主卻表示對車輛事故車并不知情。

基于以上問題,2018年11月,梁明向全國12315互聯網平臺對彈個車進行投訴,該投訴被轉至重慶市兩江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理。彈個車在給該局的回復中承認該車為“事故車”。

隨后,梁明進一步向杭州市余杭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投訴,提出“退一賠三”的要求。監督管理局作出支持退一賠三的回復。雙方溝通期間,彈個車平臺表示愿意“退一賠三”,即退還已繳納的9萬多款項,同時愿意賠償已繳納費用的3倍,即28萬余元,但由于梁明主張賠償的最底額度為50萬元,雙方在賠償數額上難達成一致意見,因此,市場監督管理局終止調解,建議梁明走其他法律途徑解決。

7月16日,梁明透露,其正在出差途中,打算面見律師,協商起訴彈個車一事。“我是今年2月份創建的彈個車維權群,目前群中人數快達700了。大家共同梳理了彈個車的五宗罪,是大部分車友在購買、使用過程中都曾遇到的共性問題。”

第一、彈個車故意在租售問題上隱瞞,涉嫌合同詐騙。

彈個車內部資料“彈個車員工成長手冊”“社區店運營手冊”里充分證明了彈個車銷售話術里面根本不提及租車,所有的字眼都是月供購車買車。甚至強調自己是阿里巴巴彈個車客服。所以導致消費者買車后才發現自己是租車。

第二、私自修改電子合同,違背契約誠信精神。

購車時的電子訂單里是“先用一年”“贈送保險”現在未經任何當事人的同意改成“先租一年”“含保險”,彈個車在未經當事人同意擅自修改電子訂單,是一種違約、欺詐行為。

第三、首付款月供用途不明確,容易誤導消費者。

辦理手續時,訂單上明明寫的是“月供”費用,用了一年車后,才發現是“月租”費用。

彈個車在“首付款、月供”等字眼上玩文字游戲。在大部分消費者對這兩個字眼的認知中,其與“購買”行為息息相關,而非是“租賃”業務的規范用詞。

第四、“馬賽克發票”藏貓膩,糊弄消費者。

  • 一是彈個車提供的購車發票上會打馬賽克,稍微有點法律常識的消費者都知道,這種打馬賽克的發票是沒有任何法律效力的。

  • 二是彈個車是一家提供金融方案的公司,“馬賽克發票”是否涉嫌高利率套路貸這個問題,還待求證。

  • 三是不給開服務費發票,有偷稅之嫌。等等。

第五、彈個車App更新后涉嫌霸王條款。

彈個車App更新后,老用戶打開App后會彈出新的協議合約,必須要點擊同意才能繼續使用App,不然就無法使用。因為一些老用戶擔心協議內容與更新前有出入,所以不敢點擊同意兩字,因此無法使用繼續使用App查閱相關內容。

梁明表示,彈個車涉嫌欺詐,證據確鑿。計劃組織“百人集體訴訟”,要求彈個車退一賠三。“目前已有70多人表示愿意參加集體訴訟。報名人數每天都在不斷增加中,等人數達到100人左右就開始正式提起訴訟。”

梁明同時表示,如果律師認為,彈個車的廣告代言人——薛之謙也可以作為連帶責任人一起成為被告的話,他們打算在起訴書上將薛之謙也列在被告一欄中。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湖北体彩